哲奈

【风城烟雨×君莫笑】采蘑菇的大法师(1-4)

新!大!门!被打开了!这对cp太魔性了要不行了QUQ

Drogheda:

CP如题,除了风城烟雨×君莫笑,没有其他CP,如有暧昧,都是错觉
角色们的性格一部分类选手,但共通点是:八卦(……)
在十区快完结了,LOFTER上也存一下


PS:在十区是发在内裤区的……






01



荣耀大陆上,最英俊的男人非枪王一枪穿云莫属。

曾几何时,一枪穿云只是相貌中上,可几年前,那厮不知道怎么回事,跟解开封印了似的,不仅颜值飙高,连续五次坐稳荣耀大陆最受女性欢迎英雄排行榜第一,就连武力值都压过了忽然变得有点二的一叶之秋。

不过,听鬼灯萤火说,枪淋弹雨跟他说过,夜雨声烦曾私下对索克萨尔吐槽,一枪穿云是找石不转整过容了。

看看看看,荣耀大陆上的八卦是多么的口口相传一波三折啊。

总之,人红是非多,关于一枪穿云的争论从来就没停过。

一枪穿云最英俊,但如果说起谁最美丽,荣耀大陆上90%的男性都会冒着被老婆揪耳朵的危险,大声告诉你是嘉世城的枪炮师沐雨橙风。

剩下那10%,老婆比他们自己还喜欢沐雨橙风。

没错,沐雨橙风是个姑娘,荣耀大陆最美丽的姑娘,又美丽,又暴力。但是,如果问到谁是荣耀大陆上最美丽的男性,除了一部分一枪穿云的脑残粉还会叫嚣“枪王大大又英俊又美丽”之外,多数人都会回答你,烟雨城的元素大法师风城烟雨最美。

不过通常说这种话的人,都会遭遇旁人的白眼。

因为风城烟雨和一枪穿云一样,是个颇具争议的男人。

一枪穿云的争议点在于大变活人,而风城烟雨的争论中心嘛……

用一叶之秋的话说,呸,一个大老爷们,长得比女人还好看。

什么?你问笔者一叶之秋什么时候说的?

当然是变二之后说的。

一叶之秋神智还正常的时候,谁见过他在乎别人的外貌啦?

说起一叶之秋,他跟风城烟雨的关系那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沐雨橙风和风城烟雨关系好,去哪都要拉小手,那是人尽皆知的。但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从小一起长大,幼则青梅竹马,长则出双入对,于是,三角恋的传闻甚嚣尘上,有人说是风城烟雨在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之间横插一脚,有人说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根本不是恋人,一叶之秋是个基佬,他和气冲云水那点儿事儿谁不知道……

荣耀大陆上千千万万的八卦er操碎了心,争论了小十年,还是没个结果。

不过也有一部分神秘的女孩子说,让沐雨橙风那个渣自己画圈圈去吧,一叶之秋×风城烟雨才是王道!

想想看,威武霸气的战斗法师,美丽强势的元素法师,法师对法师,强攻强受,啧啧,简直不能更美。

可没等姑娘们的野望实现,就有人截获到了一条大八卦。

那是交换到嘉世城学习交流的生灵灭,发给雷霆城的鸾辂音尘的魔法通讯,生灵灭在通讯中踢爆,一叶之秋虽然越长越帅,战斗力也保持得不错,可是情商却急转直下,沐雨橙风愤而分手,眼看就要跟风城烟雨HE了。

据说鸾辂音尘当时都哭了。

唉。

不过这个八卦很快被另一条新闻压下去:荣耀大陆的英雄诞生点,出现了一位新的英雄。

英雄名叫君莫笑,诞生时就持一把银色大伞,他在诞生点的华光中出现时,旁边正好走过一位叫逐烟霞的女枪炮师。

华光散尽,看清君莫笑面容的那一刻,逐烟霞姑娘当时就给吓跪了。

——君莫笑长着一张跟从前的一叶之秋一模一样的面孔。

而逐烟霞可是一叶之秋的超级粉丝来着。

确切地说,她是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的CP粉,她的玫瑰重炮上现在还刻着:

一叶之秋♥沐雨橙风






02






发现君莫笑之后,逐烟霞非常兴奋。

因为她知道,初生的英雄虽然是成人样貌,战斗能力也基本处于巅峰状态,但他们的情商,却还像小孩子,对于第一个见到的人,都会产生些雏鸟情结。

很多年前,荣耀日报曾经刊载过一张魔法照片,照片上,胡子拉碴的索克萨尔一脸愁云惨雾地站在诞生点旁,而后来的剑圣夜雨声烦拽着索克萨尔的袍角在地上滚来滚去,一边滚,还一边叫爸爸。

这张会动的魔法照片被好多夜雨声烦的忠实粉丝用黄铜剪子剪下来,收藏到了相框里,在他们口中,这是荣耀大陆最伟大传奇的开端。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后来情商成长到正常水平的夜雨声烦把索克萨尔揍了又揍,不管是有胡子的,还是后来剃了胡子的。

冤屈啊,荣耀大陆第一术士。

……

想到这里,逐烟霞心里都美开花了。

想想看,她捡了一个长得像一叶之秋的小哥,而且他还得管自己叫妈——虽说她自己年纪也不大,单身带孩子还会被别人指指点点,但是……但是……

逐烟霞瞄一眼君莫笑的脸,只觉得天上掉馅饼,生活太美好。

喂喂,逐烟霞姑娘,想太多了,从诞生点出生的英雄,是你能随便染指藏匿的吗?

况且——

逐烟霞抱着玫瑰重炮,看着君莫笑从诞生点缓缓走了下来,她拦在路中央,期许地看着这位新英雄。

君莫笑走过来,淡淡的,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呵呵。”

呵呵?!

呵呵?!

坑爹啊!

逐烟霞把玫瑰重炮往地上一摔:说好的软糯可爱叫妈妈呢?!

还没等她回过神,君莫笑已经走到她身前,弯腰拾起了玫瑰重炮。

逐烟霞一惊,这是干嘛,要抢武器?

虽然是新生英雄,但君莫笑那一身衣服可是乱的很,布甲皮甲重甲什么都有,而且明显都不是好货。兴欣城的主人一脸戒备,目光紧紧黏着自己的宝贝重炮,生怕自己辛苦赚来的武器被寒酸的新英雄抢了去。

君莫笑却还是挂着那点近似嘲讽的笑意,对逐烟霞说:“玫瑰重炮可是个好东西,不要乱丢啊!”

逐烟霞怔怔地看着他。

君莫笑又说:“怎么,你不要啦?啧,真是土豪,你不要我要了啊!”

逐烟霞连忙抱过重炮:“我要我要我要要要,谁说我不要了!”

而同时,她也反应过来,君莫笑不是一个普通的新生英雄。

这是一个转生者。

关于荣耀大陆上转生者的传说,就像大变活人的一枪穿云和情商下降的一叶之秋一样扑朔迷离。

在君莫笑之前,诞生点最新的转生者,就是在荣耀大陆闻名遐迩的老流氓迎风布阵。

说他是流氓,但他的职业其实不是流氓,迎风布阵跟索克萨尔一样,是个术士。据说他出现的那天,诞生点附近围了里三圈外三圈的人,见了裹着一身黑袍的迎风布阵,纷纷叫“大哥”“老大”。

这不是流氓团体又是什么?

民间流传,转生者其实是英雄的英灵所化。

美人会老去,英雄会消亡。但有那么一些对荣耀大陆怀着无上热忱、精神力强大的英雄,连神明都不忍心让他们魂飞魄散,他们会在诞生点重新出生,继续守护大陆的荣耀。

而因为如此,转生者与荣耀大陆早就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有记忆,有同伴,在转生前,他们的亲密伙伴会首先得到通知,提前来到诞生点,迎接归来的英雄。

所以迎风布阵转生时会有那么多人来接。

所以逐烟霞才把孤零零的君莫笑当成了新生英雄。

想到这里,逐烟霞有点眼眶发酸。

转生者是值得钦佩的,但这样一个转生英雄,竟然就这样毫无声息地降世,连一个来接他的人都没有。

母性开始泛滥,善意开始溢出,逐烟霞一把握住了君莫笑的手:

“英雄!”

君莫笑也从善如流地回握住她的手,眼中闪烁着泪花:“姑娘!”

可还没等逐烟霞邀请君莫笑入驻兴欣城,君莫笑已经开口:“姑娘啊,你看我这要钱没钱要人没人的,我记得你啊,你是兴欣城的城主吧,哎哟让我守护兴欣城吧,求你了嘛!你别看我穿的一般,但我可厉害着呢,我告诉你,荣耀大陆上就没有能打过我的英雄……”

逐烟霞有点晕,她仔细回想了一下今早的荣耀日报,上面也没说夜雨声烦出什么事啊?

但她的目的已经达到,要知道,兴欣城现在还没有一位像样的守护者呢。只有守护者强大的城邦,才能发展壮大,别看逐烟霞自己战力不怎么样,但这姑娘野心大着呢。

与兴欣城临河对望的嘉世城,就是逐烟霞心目中梦幻城邦的最佳范本。

于是逐烟霞欢乐地挽住君莫笑……

什么?你说男女授受不亲?

我们荣耀大陆风气可开放呢,要不总是拉小手的风城烟雨和沐雨橙风早就被大众盖上永结同心的章了,哪还有机会跟一叶之秋再传绯闻!

好吧,笔者再说一遍,于是逐烟霞欢乐地挽住君莫笑,朝又小又破的兴欣城走去。

其实逐烟霞有点不好意思,虽说英雄驻守哪里,由英雄自己决定,但诞生点的转生者,那肯定不是一般人,对于自己的兴欣城能不能容下这尊神,逐烟霞心里还是有点打鼓的。

她不知道的是,她的兴欣城,日后会有一个全荣耀大陆独一份的别称。

转生者之城。

此时的逐烟霞当然对未来一无所知,她抚摸着玫瑰重炮上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的名字,心下感叹:兴欣城终于要有自己的守护者了。

君莫笑也看到了她的动作,他问逐烟霞:“你喜欢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

逐烟霞嗯了一声,她想了想又说:“现在不喜欢一叶之秋了。”

“为什么?”

“因为沐雨橙风跟他分手了啊!女神喜欢的我就喜欢,女神不喜欢我就不喜欢!”

君莫笑用收起的大伞支了一下兴欣城外坑坑洼洼的地面,才没有倒在地上。

他说:“听说沐雨橙风跟风城烟雨要HE了,你是不是还得把炮身上的刻字改一改啊?”

他说这话是为了调侃逐烟霞,没想到逐烟霞很认真地考虑了一下,回答道:“你说的对!我明天就去改!”

君莫笑支伞的手颤抖了一下,他在心里为逐烟霞下了结论:这是一个放弃治疗的脑残粉。

哎,投靠这样一位城主,自己的前途,好像有点堪忧呢……






03







诞生点出现新英雄,这是可以震动整个荣耀大陆的大事。

荣耀大陆居民千万,而英雄却只有二百余,一个新英雄诞生,无论他是新生者,还是转生者,各大城邦都会严阵以待,力求率先争取到强大的新鲜血液。

为了能够在英雄争夺战中抢得先机,各城邦都设立了诞生感应塔。

霸图,蓝雨,嘉世,轮回,微草,百花……几乎所有大城邦都有这样的塔。

塔顶安放着十几年前各城邦在诞生点秘密抢夺到的诞生石,每逢有新英雄降世,诞生石就会绽放出银色的华光,让整个城邦都沐浴在耀眼的华彩中。

而逐烟霞压根不知道有感应塔这么个玩意儿。

天道酬缺,路过诞生点打酱油的逐烟霞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为兴欣城捡回了君莫笑,可其他大城邦的城主都急得快哭了。

他们都看到了感应塔上诞生石骤然发出的强烈光芒。

据轮回城的守塔人说,上次诞生石有如此明亮的光华,还是一叶之秋降世的时候,就连夜雨声烦、大漠孤烟、王不留行的诞生,银光都要比这次黯淡那么一丢丢。

什么?你问一枪穿云降世时的光芒比之君莫笑如何?

是不是枪王粉丝啊你,去不去图书馆翻荣耀大陆年纪啊,不爱学习,差评!

但凡荣耀大陆上稍微有点见识的人,谁不知道枪王大大诞生时那银光普通到不行啊?

哼。

……我们接着来说,一叶之秋变二的事大陆皆知,各大城邦纷纷流传,最强的新英雄诞生了。

可让嘉世城主焦躁不安的是,这位新英雄不仅没落到自己手上,就连派到其他城邦的探子也一无所获。

一个在明处的对手总比在暗处的好对付,这位新英雄,究竟被哪个大城邦藏起来当秘密武器了呢?

事情的真相绝对能让城主们血溅三尺。

就在嘉世城的对面,“大城邦”兴欣城的城主逐烟霞,带着君莫笑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内城。

而兴欣城的民众在街道上各忙各的,对这位转生英雄的来临没表现出一丁点兴奋。

不是兴欣众太淡定,而是君莫笑实在太低调。

在人们的印象中,英雄总是威风凛凛,满身上下价值连城的防具,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座会移动的金山。

而这个君莫笑,身上五颜六色好像打翻了调色盘,最烂的工匠都打造不出他奇葩的护甲,城主住宅对面铁匠铺的学徒表示,这特么是个谁啊,城主什么时候招了品位这么糟烂的侍从啊?!

逐烟霞在一间小小的储藏室安顿好了兴欣城唯一的一位守护者,她充满歉意地表示,虽然城主住宅房间多,但这些房间都供给了无家可归的流浪儿,不过下个月其中一个就要成年了,到时他空出来的房间君莫笑可以搬进去。

君莫笑倒是没表示什么,反正就是一张睡觉的床,在哪都是睡,这储藏室还有个小气窗呢,躺在床上能看到满天星斗,他实在不能再满意了。

但四个小时后,逐烟霞为她这个决定感到了深深的后悔,如果能给她再活一次的机会,哎,就一次,她一定把君莫笑安排在自己的房间里,而自己去睡那个他妈的小破储藏室。

不为别的,只为逐烟霞的偶像沐雨橙风深夜造访了兴欣城主宅邸。

据逐烟霞后来对新英雄寒烟柔透露,寒烟柔又告诉了小手冰凉,小手冰凉又讲给迎风布阵:当时沐雨橙风从门外进来,当啷一声丢掉了银光流转的手炮吞日,鼻涕一把泪一把地扑倒了转生者君莫笑。

当时荣耀大陆第一美女说的话,是这样的:

“呜呜呜呜呜君莫笑哥哥我对不起你呜哇哇哇哇哇都怪生灵灭和一叶之秋那两个讨厌鬼,打个怪兽半天打不完,我都没赶上去诞生点接你呜呜呜呜呜呜……”

君莫笑温柔地拍拍她的背:“快起来,挺大个姑娘,像什么样子。”

沐雨橙风抽抽鼻子,从君莫笑身上爬起来,她不知道的是,她口中的讨厌鬼,生灵灭和一叶之秋,此时正蹲在城主宅邸的窗户根下,猥琐至极地听壁脚。

听到君莫笑说话,生灵灭觉得挺奇怪,这个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啊?

他心里一动,压低声音对一叶之秋说:“一叶,你重复一遍刚刚听到的话。”

一叶之秋不满地皱皱眉,但还是在生灵灭耳边小声说:“快起来,挺大个姑娘,像什么样子。”

生灵灭为自己的糟烂提议囧了一下,但他也发现,一叶之秋的声音里,一点懒散的成分都没有,那声音中气十足,还有点暴躁。

而君莫笑的声音……生灵灭忽然想起气冲云水、一枪穿云等人的传闻,顿时冷汗都从背上流下来了,他像不认识似的好好打量了一下一叶之秋,觉得这件事回去一定要给鸾辂音尘发个通讯八卦一下,加密的。

而当下,好心肠的生灵灭考虑到嘉世城的稳定,决定立即带着傻了吧唧的一叶之秋离开这里,如果他的推测是真的,这个壁脚听下去,对一叶之秋和嘉世城绝对有百害而无一利。

生灵灭和鸾辂音尘关系很铁,这事在雷霆城里,是个人都知道,近朱者赤,跟鸾辂音尘混的久了,生灵灭也被带的十分八卦,他的人虽然带着一叶之秋离开了兴欣城,但他的八卦之心还留在这里——

他在君莫笑住的储藏室的气窗外面,挂了一个机械小人,功能是,录音。

心太脏了,英雄生灵灭,让你录,等着后悔去吧!

沐雨橙风离开不久,被女神光辉净化了一遍的逐烟霞当即表示让君莫笑去睡自己的房间,也不知道君莫笑是不是理解歪了,他婉拒了逐烟霞的好意,还说自己缺乏安全感,只有在小屋子里才睡得着,不信你问沐雨橙风啊!

逐烟霞无法,虽然沐雨橙风和君莫笑的谈话中没有透露君莫笑转生之前是哪位英雄,但逐烟霞也知道,君莫笑的来头绝对小不了,她一步三回头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扑倒在柔软的床铺上:

啊,怎么觉得有点即将发生混乱的预感呢!

不得不说,女人的第六感是精准的。

这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对于君莫笑而言。

逐烟霞睡下不久,城主宅邸的橡木大门又被叩响了,逐烟霞一骨碌站起来:艾玛不会是女神又来了吧我的天哪!

她披着晨衣赤着双脚跑到门前,用女枪炮师的蛮力一把拉开了沉重的大门。

登时她就后悔了。

且不说停在门口的那辆六匹雪白骏马拉的华丽马车,只看站在门口的这个高大的……男人……

这个穿着华丽白袍,用绣着金线的斗篷盖着脸的……男……法师……逐烟霞默默地给法师斗篷上的宝石估价,然后悲愤地发现这是刀锋峡谷出产的蓝宝石,就是卖了她也换不来一克拉。

她咬牙切齿地仇富,丝毫没注意到,六匹骏马,那是城邦首席英雄才有的规格。

而在法师拉下斗篷后,逐烟霞更为自己的仪容不整而后悔了。

逐烟霞是个心大的女人,她对外表不怎么上心,除了沐雨橙风,她看谁都长的一般。

可是、可是……

这男的也太好看了吧!!

这淡金的柔顺长发,这浓密的卷翘睫毛,这碧蓝的深邃双眼……这挺直的鼻梁,这姣好的唇形,这瘦削的下巴……

逐烟霞形容词不够用了,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这特么男人比女人长得还好看有个毛用啊!能当饭吃啊!!

逐烟霞在心中愤怒掀桌。

喂,逐烟霞城主,恭喜你,你不知不觉中跟二化的一叶之秋成为心友了呢。

男法师摘下雪白的手套,露出来的十指修长白皙,他拉起逐烟霞的手,弯腰在上面印下一吻:

“美丽的姑娘,请问,转生者君莫笑在这里吗?”

那声音好听得让门外树枝上的夜莺都愤而坠地了。






04






再认不出来这人是谁,逐烟霞也不用混了。

这分明是她偶像沐雨橙风的绯闻男友之一,荣耀大陆第一美男子,烟雨城的首席英雄,荣耀大陆最强元素法师,风城烟雨。

如果君莫笑此时看到逐烟霞脑内的头衔排序,一定会吐槽,城主,你这头衔顺序搞反了吧?

可惜这会儿君莫笑不在场,没人打断逐烟霞的思路,我们只能听到兴欣的城主结结巴巴地问:“风、风城烟雨?”

法师勾出的微笑犹如暗夜中绽放的清冽百合:“是我。”

事实证明,逐烟霞是个靠谱的城主,她确定风城烟雨的身份后,第一个反应并不是冲上去跪求签名,也不是为了偶像但求一战,她首先想到的是:

我次奥,君莫笑,让你勾搭我偶像,风城烟雨来找你算账了吧!

逐烟霞现在只盼君莫笑在那个隔音不错的储藏间里睡得像头死猪,好躲过最强元素法师的雷霆一怒。

她对风城烟雨打着哈哈:“君莫笑?那是个什么东西……”

风城烟雨并不说话,只弯着眼睛冲逐烟霞微笑,一副已经识破她拙劣谎言的表情。

逐烟霞抹了一把额角的汗:“嘿嘿……那个……不知阁下远道而来有何贵干啊?”

风城烟雨还未答话,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逐烟霞身后响起。

“找我。”

阴暗的角落里,君莫笑提着一盏灯,穿着雪白的睡衣赤脚站在地板上。

储藏间的门在他身后打开,昏黄的光从他身后射出,将他拉长的影子投在风城烟雨精致的皮靴下。

君莫笑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揉揉眼道:“深更半夜的,你烦不烦啊!”

这抱怨显然是冲着不请自来的风城烟雨。

听到这话,风城烟雨抱起双臂,随着他的动作,附有魔力的丝质法袍柔光流泻,让法师整个人都笼罩在朦胧的微光里。

逐烟霞被首席金山自带光圈的效果震撼了,她看到风城烟雨好看的眉峰蹙起,张开玫瑰花苞似的嘴唇,一字一顿地对君莫笑说:

“你,欠,干,啊?”

……

逐烟霞没时间震惊于优雅法师骤变的粗鲁画风,她像个兔子似的一蹦三尺高,扑上去捂住了君莫笑的嘴,一边捂他的嘴,还一边朝下按他的头。

“啊啊啊快给大法师道歉!”

怕伤到逐烟霞,君莫笑没敢真使力气挣扎,他保持着被按得弯腰的姿势,侧头对逐烟霞说:“卧槽我凭什么要给他道歉!还有城主你知道我的头多金贵吗!”

逐烟霞气结,这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呢?

她好不容易才顺回一个货真价实的守护者,可是,这让兴欣成为强大城邦的梦想还没开头,就要被最强法师摧毁了吗?苍天哪,我大兴欣的崛起之路究竟为何如此多舛?

逐烟霞在心中泪流满面。

她着急地敲敲守护者的头颅:“我打爆你的头啊!”然后她附在君莫笑耳边小声说:“你说,你是不是因为勾搭我偶像被风城烟雨知道了?你快给他道个歉啊!他要是不高兴起来,别说是揍你,一个烈焰风暴下来,咱们整个兴欣城都得化成灰!”

君莫笑大窘:城主,英雄个个耳聪目明,你以为你小声说话风城烟雨就听不见了吗?

想到这里,他费劲地抬眼看了看风城烟雨,发现那个可恶的家伙施施然立在门边,即使是听了逐烟霞荒诞不经的八卦,脸上还像戴了个面具似的,笑得八风不动。

君莫笑在心里骂了一句,笑屁笑,长得好看了不起啊?

……还真就挺了不起的。

他跟风城烟雨正经有一段日子没见了,这其中又经历了自己的转生,英雄的转生过程像是一次痛苦的涅槃,灵与肉的分割让很多英雄经受不住这种残酷的考验,放弃了转生的机会。

此时,再见到恋人熟悉的笑容,君莫笑只觉得恍如隔世。

身与心都在叫嚣渴望与亲近,直让他现在就想把美丽的法师压倒在地上,好好地怜爱一番。

这样想着,君莫笑看向风城烟雨的乌黑瞳仁里,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了罕见的渴慕。

君莫笑是个铁石心肠的混蛋,这点风城烟雨比谁都清楚。这人上一秒还能双腿大开地在你身下恣意呻吟,下一秒就能将你一脚踹开,大谈荣耀大陆的风云聚变。

他很少在君莫笑眼中看到这样露骨的情绪。

看到这里,各位读者也应该明白了,沐雨橙风、君莫笑、风城烟雨,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三角恋关系,对于沐雨橙风来说,跟风城烟雨拉小手,那是一种闺蜜行为。

……

在君莫笑的注视下,元素大法师的微笑松动了,他轻咳一声:“城主小姐。”

“啊?!”逐烟霞吓了一跳,发觉自己的失态,她连忙放开蹂躏君莫笑的手,束手束脚地缩在一旁装淑女。

风城烟雨上前几步,对逐烟霞礼貌地说:“抱歉,城主小姐……”

“人家叫逐烟霞。”

君莫笑冷冷插话道。

风城烟雨噎了一下,他深吸一口气,又说:“逐烟霞小姐,很抱歉打扰你的休息,请不要紧张,我不是来找君莫笑和兴欣城麻烦的。”

“咦?”逐烟霞呆住,她看看端庄的风城烟雨,又看看无赖样的君莫笑,视线在两人中间来回逡巡。

好吧,她信了美人的邪,可是……她怎么还觉得两人之间有噼里啪啦的火花呢?

……笔者好捉急啊,逐烟霞姑娘,此火花非彼火花啊,你再不把自己这盏大灯熄灭,这两位英雄都快自燃啦!

仿佛看穿了她的疑惑,君莫笑安抚地拍拍她的肩:“别担心,城主,不是你想的那样,风城是我的老朋友了,我这不是刚转生吗,他挺担心的,就来看看我。”

逐烟霞忧心忡忡地看他:“真的吗?”

风城烟雨点头:“真的。”

似乎是要证明自己跟君莫笑的友情比金坚,风城烟雨站在君莫笑身边,伸手勾住了君莫笑的肩膀,一副好哥们的样子。

他的神情无比认真:“我们俩认识好多年了,我实在放心不下他,就来看看。”

不得不说,美貌的加持的确有用,逐烟霞几乎立即就相信了目光诚恳的风城烟雨,她感动地想,啊,多么可贵的友情,君莫笑刚诞生,风城烟雨就星夜兼程地赶来看他……

这时,逐烟霞又想到,君莫笑似乎真的很厉害啊,他认识的人,好像都是大陆上级别最高的英雄呢。

逐烟霞再望向君莫笑的眼中就多了些钦佩,为了防止以后再被吓到,她状似随意地问:“喂,君莫笑,你还认识哪些英雄?”

君莫笑思考了一下,说:“首席英雄全认识,级别稍低的也都差不多吧!”

逐烟霞抖了一下:这货究竟是个谁啊?

她问道:“大漠孤烟认识吗?”

君莫笑回答:“认识。”

风城烟雨“呵呵”了一声。

逐烟霞没注意这声笑,她又问:“一枪穿云认识吗?”

君莫笑语气轻快:“认识啊!”

“夜雨声烦呢?”

君莫笑脸上出现了有点烦的神情,显然是想到了什么糟心的内容:“……认识。”

卧槽!

逐烟霞在心中咆哮,她颤抖地问了最后一个问题:“那那那……你认识一叶之秋吗?”

君莫笑还是那样一派淡然地答道:“更认识了。”

勾着他肩膀的风城烟雨握紧了他的肩头。

而逐烟霞又想给君莫笑跪了,但作为一个情商水平正常的女人,在震惊之后,她也意识到自己已经打扰了人家老友重聚,她歉然地说:“那你们聊哈,没看出来你还挺深藏不露的……嗯……我先去睡了,好好招待烟雨城的首席英雄啊!”

她飘忽地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根本忘记了,就她给君莫笑的那个小破储藏室,招待个鬼啊!

……

逐烟霞离开后,门厅里一下就安静下来。君莫笑不太自在地清清嗓子,拉住了风城烟雨的手。

两只同样有力的手紧紧地扣在一起,感受到风城烟雨掌心的温度,君莫笑低头哼哼两声:“去我房间吧。”

风城烟雨灿烂的笑容点亮了昏暗的门厅,他欣然道:“好啊!”

储藏室又小又低,门框正好擦过君莫笑的头,而风城烟雨更需要微微颔首才能进去。

君莫笑将手里一直提着的灯熄灭掉,放在门边,而风城烟雨打量了一下这个小小的房间,他发现,这间储藏室里虽然堆满了东西,但木箱都码放得整整齐齐,上面还盖了针勾的蕾丝花布,一点都不脏乱。

门对面的墙上开了一个小气窗,君莫笑那张窄窄的床铺就贴墙放着,不仅床上铺着雪白的床单,床头旧木橱上的玻璃瓶里,还插着一把有粉有白的波斯菊。

逐烟霞是个好姑娘,她没有多余的房间给君莫笑,但她也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让这位转生英雄感到舒适温暖。

风城烟雨感叹了一下,然后将手背在身后,指尖一转,在那扇小木门上施了一个小小的光魔法。

注意了,看客们,在此,我们要对元素大法师风城烟雨致以最诚挚的敬意。

我们得感谢他,只给门口上了魔法禁制,而疏漏了墙上的小气窗,否则,笔者就不会知道在这里会有这样一场激情的滚床单,也更不会再把这个十八禁的故事转述给你们。

感谢完毕,我们将镜头转回到小屋里的二人身上,风城烟雨偷偷放了个小结界,可他这点动作还瞒不过君莫笑。

转生者倒退一步,认出了那是改良过的雷电光环。

他说:“大法师,结界就不必了吧。”

风城烟雨被他那明知故问的欠揍样撩拨得直上火,他好言相劝着逼近了君莫笑:“我这还不是为了你,一会儿你叫起来,让新城主听见多不好。”

君莫笑冷笑道:“我答应你做了吗?”

储藏室里加了一张床,空间本来就小的可怜,两个大男人站在一起,更是将这点空地占得满满的。

风城烟雨双眸沉暗,在两人骤然急促起来的呼吸声中,他猛地将君莫笑按到了门板上。

可怜的小木门被两人撞得砰地一声,包围着门口的魔法也被碰得荡开了一圈迷离闪烁的光雾。

在魔法光辉的包围中,风城烟雨垂头吻了君莫笑。

思念的干渴令这个吻毫不温柔,法师捏住转生者的下巴,凶狠地掠夺着对方的呼吸,粗暴的纠缠中,来不及咽下的津液几乎溢出唇角。

侵略,暴虐,风城烟雨恶狠狠地亲吻着君莫笑,而君莫笑抱住风城烟雨的头颈,放任自己沉浸在这样的亲吻中。

他们是大陆上的最强者,但即使是这样战无不胜的英雄,也会战死沙场,消失在时间的洪流中。

神明残忍地拨动手指,天命英雄,他们甚至无法交予对方任何承诺。

剩下的,只有漫长的、无法纾解的思念,和这样恨不能与对方融为一体的凶狠缠绵。

再次吮吸了一次君莫笑口中的甜蜜,风城烟雨喘息着将呼吸的权利交还,他偏头吻上君莫笑的耳垂,早就扣在对方腰间的手探入睡袍,划开内裤的边缘,握住了那已然半勃的性器。

脆弱敏感的器官被猛然圈住,君莫笑仰头呻吟一声,雪白的颈项绷成一道优美的弧线。

风城烟雨趁机掐住了他的咽喉。

法师的动作很轻,但转生者却实实在在地感到了疼痛。

那是燃烧的爱欲之火,烈焰熊熊,比任何魔法的伤害都要铭心刻骨。

隔着薄薄的睡袍,法师精致披风上的宝石和银链硌得君莫笑胸口生疼,他听见法师压低声音,温热的吐息缭绕在耳畔,将他的脊柱都烧得酥麻。

法师低声问他:

“要我吗?”






TBC

评论

热度(88)

  1. 哲奈Drogheda 转载了此文字
    新!大!门!被打开了!这对cp太魔性了要不行了QUQ